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1|回复: 0

从2005开始自以为是

[复制链接]

5412

主题

5412

帖子

1万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16296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从2005开始自以为是
   

  

  从2005开始自以为是

  ——红颜

  

  

    

    

  一

    

  葡萄问我:你知道漂泊的滋味吗?

    

  他的字经过电脑统一的编辑带着一丝麻木,我点击抢麦,轻轻的笑,葡萄,这句话你不应该问我。我从来没有一刻是不漂泊的。

    

  我懒于打字,于是喜欢上了语音聊天室。

    

  有人挑衅,常有的事儿。肮脏的字眼让我皱了皱眉,我把那些污秽的对话复制给最后一个。最后一个换了op号进来,把那个无名小卒踢了出去。

    

    我最喜欢op这点,有这样的人可以踢出去而不是无能为力的看着他以刷屏的速度发出让我恶心的话。

    

    也申请过op,口头的,向房主问的,结果问的他不耐烦,我也生气了。不过就因为我隔一天晚上上一次时间不够,那时估计是人满为患吧,毕竟玩语音的人多的数不过来,而自己有电脑的也数不过来。可是我一直坚持说我隔一天就通宵一次,整夜都在的。可是没有用。从那以后我就对着后半夜没有管理员的聊天室静静喝茶,再也不申请了。

    

    可聊天室还是常去的,偶尔换了靓号马甲,沉默或者兴奋。

    

    葡萄,我说,给你看段文字,我很喜欢。可是我讨厌别人询问真假,不管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写出来就必须是假的。

    

    把文字地址给葡萄发过去,我试图调好混音设置,神秘园中“Song from”是我喜欢的曲子,配我的声音正好,可是弄了半天也只能让他们只听见音乐。

    

    算了,那就放音乐吧。主机上有我下的歌,才拖过来音乐就没了响应。我说声抱歉,点击放麦,跑去看主机,原来主机死机了。

    

    只好再去百度一首首的搜索自己喜欢的歌。

    

    看一眼聊天频道,有人夸我,有品位。

    

    什么品位不品位,这里有品位的人多的像夏天的蚂蚁。换言之,我放这些忧伤基调的曲子也曾经有大批的人说听了想睡觉。

    

    没有给给我献花的人回话,我熟识的朋友们也没有说话。忽然就累了,茫茫的累。夜,太压抑,工作了24小时就经受不住什么了。

    

    只跟两个朋友打了招呼,就直接把uc关了。

    

   

                    二

    

    深夜。

    

    人多的真多,人少的真少。我听着耳机里不怎么生动的游戏觉得厌烦。语音里的游戏多半让人厌烦。

    

    但是游戏继续了半小时终于还是白癜风诊疗规范结束了,似乎没有人想要麦,一个op在放流行歌曲。我抢了麦,读了一篇自己写的心情文字。

    

    op象征性的献了花。他们说,你怎么那么忧伤呢。应该快乐呀。

    

    我说,没办法,骨子里就这样。

    

    他们开始劝我快乐。我与他们争,这样挺好,而且生活那么无望,不怨恨已经不错了。

    

    良久,我终于找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反驳。如果你是那时的我,我也许也会像他们一样劝慰你,所以,这根本就是一场无谓的闹剧。

    

    意外的看到妹妹上线了,邀请她来语音聊天室看我。她换了马甲,可是只看一眼我也知道那就是她。

    

    我调了麦克风,听着《追风的女儿》的伴奏随着缓慢的音乐缓慢的吐字:妹妹,很久不见呢,很想念你。最近很累,你怎么样呢?

    

    妹妹许久不说话,最后打过来一行字:我想念你。

    

    我问,是想念我呢,还是想念他呢?

    

  妹妹在合适的时间、合适的地点却遇见了不合适的人。妹妹总会长大,不管我们怎样阻止她受伤害,可是,成长需要代价。

    

    妹妹说,J,是真的,我想念你。

    

    我的泪水哗哗的流下来,只因为电脑屏幕上有一个熟悉的名字在我被世人遗忘的时候说了想念我。

    

    给妹妹念了写给她的文章,妹妹也来排麦。她的声音伴着低低的乐曲像融化的冰淇淋,就那么轻易的让人沦陷。压抑。妹,想哭,便哭出来吧。

    

    你要知道,能哭,对活着的人总是好的。

    

    

                  三

    

    邀了羿来语音聊天室听我唱歌,我知道我唱的不好,可羿说,你的嗓子很抓人。

    

    我摸摸自己的脖子,它有些肿,扁桃体发炎,像是余尽的血液甜甜腥腥的哽在那儿,残忍的味道。

    

    葡萄说,不知道你这一路怎样走来。

    

    我说,我这一路是饮着血走过来的。

    

    不能再深说,说假话,我不喜欢。说真话,话里句句是伤疤。

    

    唱吧,唱到不能发声,总不能显示懦弱。

    

    终是不能发声了,嗓子有些痛,我放过麦克风,开始喝因为冲的次数太多而略显甜的绿茶。想到一句很喜欢的话:浓茶转淡,饮到梦断路断,自然会甘。

    

    几欲落泪。

    

    一个陌生的聊友说,落雪,从我进来你就没有说话,这里只有你一个女生,过来说说话吧。

    

    我拿了麦,很没好气,没有什么好说的,不想说话。放了首歌,然后发呆。

    

    可他却不气馁,不断的给我发信息,和我说话,给我唱歌。我就是不愿意再多说话,不愿意再多打字,所以我没有理他。

    
北京中科是公立医院吗

    可是他拿了麦说,落雪,你不要那么自以为是,我本想骂你的,可是我是一个军人,可是我和你说话你为什么不理我?我得罪你了吗?我这么好声好气的和你说话,你怎么可以都不理我?就因为一个不礼貌的男人你否定了我吗?

    

    其实我知道,没有什么人是真的坏的,即使那个不礼貌的男人,很可能他也只是在发泄,可是很多事不是那么轻易就能说明白的。你没有得罪我,难道我就有陪你聊天的责任吗?可我不想解释,太费力。
北京哪里治疗白癜风正规

    

    

  四

    

  朋友名单一片灰黑,虾米的头像适时亮起来。

    

  闲闲的没有说话,用系统邀请虾米来听我胡诌。虾米乐颠颠的来了,一副讨好的模样,是个好人。

    

  上面占麦说话的美女说,哎呀,来人了,应该怎么称呼啊?大侠?

    

    我抢麦,上面的美女就笑着让麦了。

    

    我说,你别对他那么客气,叫他虾米就行了。一想又不对,我改了口,只有我一个人叫他虾米,你爱怎么叫就怎么叫他。是不,虾米?

    

    看见虾米给美女打字,你别听她的,我才不叫虾米。

    

    我挺生气,就想整整虾米。我打字,虾米,在么?

    

    在啊。

    

    我把和他的对话复制过去给美女后,才开始偷笑。

    

    虾米给我打字,晕,验明正身啊。 

    

    虾米是很熟的人了,不怕他生气。整了虾米我心情好了,豪气万丈的对最后一个说,你知道我是谁吗?论坛可就我一个落雪,我参加四个征文拿了三个奖,其中《妖精和美人鱼》得了感天动地奖,呵呵……

    

    最后一个冲我竖大拇指,可虾米给最后一个打字:她又瞎煽呼了。

    

    我说,怎么,你不知道?

    

    虾米一瞪眼,你什么时候得过奖啊?还不是瞎说?

    

    我蓦地颓丧,其实自以为是的永远是你自己,你觉得自己怎么怎么样,别人可不这么想。

    

    不行,心有怒气,跑去另一个聊天室,依然意气风发的说着自己的伟绩,下面没有人理我,只有一个男的陌生人跟我说,别那么自以为是。

    

    我想想也是,可是依然不改作风,自以为是的要命。

    

    妹妹当了管理,是正的,跑去祝贺,我霸了麦不管下面还有人要说话,然后还是良心发现,妹妹的聊天室怎么能叫她为难。我说很抱歉,有时候我是很任性的,固执的要命,这个毛病要改。已经没有人可以纵容我,我哪里是谁呢,我不过是一个叫落雪的女孩子,而网络的名字中叫这个名字至少能有一千个。

    

    我轻轻叹一口气,好了,我放麦。

    

    妹妹拿了麦上来,姐,我喜欢你的任性,我喜欢那个任性的姐,在我面前你可以任性,我知道你,我喜欢不忧伤可是任性的你。

    

    关上聊天屏幕的时候我开始叹气:自以为是就自以为是吧。

    

    

  

   

  联系方式:(Email)hongyanmengchengkong@126.com|(OICQ)120633329|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9-1-19 12:55 , Processed in 0.1872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