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回复: 0

天边美丽的双子星

[复制链接]

1090

主题

1090

帖子

333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32
发表于 2018-11-9 12:46:1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天边美丽的双子星
  

  天边美丽的双子星

  ——诺文

  

  

  我刚去新疆的时候,并不是住在肖尔巴格乡,因为那里认识的人并不很多,倒是昆仑公园里有一家远房亲戚,所以租了他的房子住着。

  昆仑公园是和田最大的公园,其实细细算来和田也就只有两个公园,即便这样,游览的人也不多——除了节假日之外,平日几乎就没什么人了。这对于住在里面的我们来说是件好事,至少大多数日子都是清静的。

  小伙伴们也玩得来,我们还跟着当地人学了些简单的维语,所以和小巴郎(维语:小孩子)也很合得来,都是孩子嘛,善良天真无忧无虑。

  那时父母忙于生计,也就很少管我们,这样反倒自然,小孩子的世界也是一个大世界,在我们眼中大人都是不可理喻的。我们玩我们的,他们忙他们的,日子就这样平淡而快乐,可是有一天却被打破了。

  那天我正在午睡,燕子姐忽然跑进来摇醒了我和妹妹。

  “什么事呀?”我们一向是等父母去上班之后才约在一起玩的,今天她却早来了。

  她望了望我的父母,见他们正在熟睡,便把我和妹妹拉了出去,神秘的说:“有重要的事呢。”

  我还没有彻底的清醒过来,迷迷糊糊地问她:“什么事比睡觉还重要吗?”

  “你们知道河边的那座土房子吧?”

  “是,罗叔叔不是上个月就搬走了吗?”那座土房子本是她家用来养鸡的,后来有位姓罗的叔叔低价租了一段时间,再后来没人住就空着了,我们在河边玩时倒是会偶尔去看看,不知她现在提起来干什么。

  “有贼……”她故弄玄虚的说,“我爸爸说昨天晚上看加两个贼在房顶上跑,不知手里拿着什么东西……我爸爸就‘喂——’的大吼了一声……”她学着她爸爸的样子吼起来。

  “后来呢?”我立即清醒过来,赶紧拉着她问。

  “后来……后来就从房顶上跳下来……后来就跑了。”

  “什么?跑了……你是说……他们逃跑了吗?”我似乎不满意这个答案,一时竟有些失望。

  “是呀,就跑了……天这么黑,哪里抓得到。”

  “那多没意思……还以为你要讲什么新鲜事呢。”妹妹也这样讲。

  “没这么简单……我今天跑去看,你们猜我发现了什么?”

  “什么?”我和妹妹异口同声地问。

  “两个维族小巴郎……她们就住在那里……”

  “哪里?就是那座土房子吗?”

  “不然还能是什么地方?我还没有告诉我爸爸。”

  “我们去看看吧。”妹妹忽然这样说。

  “我也正想叫你们去呢……我刚才去找英子,他不在……不然就更热闹了。”燕子姐这样笑着说,一面领着我们往河边走。

  不知为什么,我一时竟有些紧张。到了土房子,大家都站着不动,我才明白原来大家都是一样的心情。门是虚掩着的,到底还是燕子姐年龄大些,壮着胆子推开了门。

  正值夏日,太阳照得整个世界都耀人的眼,再加上屋里本就漆黑一片,我们什么也没看清,便稀里糊涂的进去了。

  “啊——”我们忽然听见鬼一般的恐怖的叫声,吓得连忙跑了出来。

  “你们怕什么?”燕子姐在屋里并没有出来,“就是这两个小巴郎。”

  我和妹妹这才缓过神来,慢慢的走进去。屋里很暗,我将门大大敞开着,才感觉好些。屋里许久没有住人的缘故,显得空荡荡的;墙角边铺着些毯子,上面放了一床棉被,都很脏,几乎看不出什么颜色;两个小女孩坐在毯子上,互相抱在一起,小心翼翼的看着我们,眼神里满是恐惧和担忧。

  “他们好像很害怕。”我说,“他们为什么会住在这里呢?”

  两个小女孩都只有十岁左右,稍大的穿着裙子,围着头巾——和普通维族女性着装没有什么区别,只是裙子和头巾都很脏;稍小的那个没有围头巾,不过带着一对耳环。

  燕子姐走过去拍了拍她们,“你们不要害怕,我们不会伤害你们……”

  “告诉她们我们是好人。”我说,当时幼稚得只能想到“好人”这个词了,或许是电视看得太多了吧,好人和坏人总是分得很清楚的。

  可是她们一句也没有听懂,反而更加害怕了,我甚至能感觉到她们在颤抖。

  无奈那时我们维语都懂得不多,一时也不知该怎么办。妹妹忽然走上前,伸出大拇指,轻轻的勾了勾她们的大拇指,笑着说:“亚大西(朋友)。”在北京哪家医院能治好白癜风

  “对……”我和燕子姐也赶紧说:“亚大西……亚大西……”

  她们渐渐明白白癜治疗方法过来,脸上露出惊喜,稍大的还向我们问好:“亚克西……亚克西……”接着向我们介绍道:“我叫古扎努儿……”又指了指小的,“她叫买努尔。”

  我们很高兴,也冲他们笑起来,彼此之间的隔阂顿时少了许多。

  “你们家在哪里……为什么来这里呀?”我见她们不再害怕我们,便又这样问。

  她们不知是没有听懂还是不想回答,脸上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是那么的勉强。燕子姐悄悄向我递了一个眼色,示意叫我不要再问了。

  “你们坐吧。”稍大一点的女孩说。

  我走到他们打的地铺旁坐下,笑笑说:“这毯子和被单都太脏了,应该洗洗。”

  他们不好意思地笑笑,胡乱的将被单揉在一起,然后塞进了一个麻皮口袋里。我忽然感觉自己的问题令他们很尴尬,自己也不好意思起来。

  “你们吃中饭了吗?”她见我们都不说话,小声地问。

  “早吃过了?你们还没有吃吗?”

  她们不好意思地笑笑,接着走到墙角捡起几块断砖简单的起了一个小灶,又在外面拾了些干柴,便开始生火了。她们没有锅,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并不大的瓷盆。古扎努儿揭开放在床边的头巾,露出一个洋芋和一些玉米粉,看样子她们也就只有这些了。买努尔端着一个大瓷碗向河边走去,像是要去打水。我们便跟了出去。果然,她走到河边,俯身舀了一碗水尝了一尝,似乎很满意,便又将碗洗了洗,重新舀了一大碗。

  “你们是要吃这河里的水吗?”我惊讶的问。

  她点点头,燕子姐说:“这河里的水很脏,不能吃……我那里有压井水,你去那里打……”

  “可以吃……”她说:“我们吃过。”

  “河里有蛇……很多……每天中午我们都要用石头砸……都跑了……”我说。

  她似乎没有明白我的话,妹妹便说:“蛇……一兰(维语)……”

  她恍然大悟,笑着说不怕。

  回到屋子,古扎努儿已将洋芋切好,她并没有洗,直接放在瓷盆里,又将打来的水倒了些在瓷盆里,接着又用剩余的水和玉米粉。

  “看样子他们是要做煮窝头吃。”燕子姐说,我们附近的维族邻居每每面粉不够吃时,便吃玉米窝头充饥。

  “可是他们根本就没有放油嘛,怎么吃呀?”妹妹说。

  “他们没有油……”我说,“一定很难吃的。”

  过了一会儿,古扎努儿将玉米粉和好后,果然捏起窝头来。她总共捏了七个窝头,都很小——至少比我们邻居捏的小很多。

  她一一将窝头放进“锅里”,开始用大火煮,没多久她们就要开饭了。

  “你们真吃过饭了吗?”小女孩端着碗忽然这样问我们。

  “真吃过了……”我们都说,“早就吃过了。”

  我看了一下,姐姐碗里只有三个窝头,而妹妹碗里有四个。

  吃过饭,她们将碗拿到河边洗,有些脏的洗不掉的地方,他们竟用最原始的办法——随意在河底抓些稀泥涂在碗上,搓一小会儿便用水洗净了。在这之前,我们根本就没有想到过这种办法竟会如此有效。

  我正要讲话,却传来母亲的喊声。我看了看手表,知是他们要去上班了,便无奈的和妹妹回家了。燕子姐也跟了来,“我也得回家了……”她说,“不然我妈又该骂我了。”

  “那我们晚上再去。”我说。

  “嗯。”燕子姐点点头,“晚上我过来找你们。”

  回到家,母亲责骂我们去了哪里?我们哪里肯讲实话,只是骗她说去河边捉鱼了。心里却忐忑不安,要是大人们知道这件事,他们会怎么样呢?好心的收留他们……还是把他们赶出去。真不敢相信,此刻,我只但愿燕子姐没有讲实情告诉她的父母。

  一下午心里都装着这件事,好不容易捱到晚上,我们又将晚饭做好,看看表,父母起码还要等三个小时才回来。

  “去看看屋里还有些什么菜。”我对妹妹说。

  “洋芋、辣子……还有些西红柿和莲花白。”

  “嗯……洋芋她们有,莲花白他们不喜欢吃……队,就带些西红柿和辣子。”

  “我也正想给你说呢。”妹妹笑着说,一面拿了袋子将西红柿和辣子装好。我看着少些,又捡了几个洋芋装进去,这才提着袋子去找燕子姐。刚到门口,差点撞到一个人怀里,抬头一看,见是燕子姐,她也同我们一样慌张,左手提着一个矿泉水瓶,里面装了半瓶油;右手提着一个口袋,里面装了些面粉。“我是趁他们看电视看得出神才悄悄偷出来的……”她气喘吁吁的说,“差点被发现呢。”

  “好,我们也带了些蔬菜……我们这就给他们送去吧,再晚些,我父母该回来了。”

  大家一致赞同,不一会儿我们便又来到了土房子前。门是关着的,我推了推,发现很紧,不知她们用什么抵着的。

  “敲门……”燕子姐说着轻轻敲了两下门。

  “谁?”屋里传来紧张的声音,似乎还有些恐惧。

  “我们。”我小声地说。

  “谁嘛?谁……”屋里似乎没有听清我的回答,又这样问。

  “是我们……今天中午来的那几个人……”妹妹提高声音说,“你们不要害怕,快开门吧。”

  门“吱呀”一声开了,古扎努儿迎出来说:“我还以为是谁呢,吓了一跳。”

  “干吗把门抵着?”我问,“你们害怕?”

  “天黑是有些害怕……门闩又坏了……才用棒子抵着的。”买努尔走出来说。

  “你们不用害怕,这里没有坏人。”燕子姐说着将手里的油和面粉递给她们,我和妹妹也连忙将蔬菜递给买努尔。

  她们很是吃了一惊,推辞不要,“这怎么可以呢?”

  “有什么不可以?”我们应塞给她们。买努尔强不过,只好接下了,不过看起来却很尴尬。傻傻的望着她姐姐,不知如何是好,“我们无缘无故就要你们的东西……多不好意思……”

  “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我说,“我们是朋友呀。”

  “对,我们是朋友。” 古扎努儿说着望了望她妹妹道:“不如我们给这些好朋友跳个舞吧。”

  我们一听都提了神,赶紧帮着把带来的东西放进了屋里,古扎努儿不知从哪里摸出来一支短小的蜡烛,点燃了放在窗台上。

  “早知道该带些蜡烛来……”燕子姐说,“我竟然忘记我爸爸把这房子的电给闸了。”

  “没关系……”买努尔说,“月亮很大……我们不怕黑。”

  她这样的安慰不觉让我们有些感动,大家一时不说话,都呆呆的看着她们。

  她们开始跳舞了,舞曲是她们自己中科获“聚力共健”品牌影响力唱的,虽然没有什么配乐,却还是很动听。维吾尔族舞蹈在我们心中是神圣而美丽的,我几乎觉得自己看出了神,竟不知她们何时已跳完了这支圣曲,呵呵的望着我们笑。

  “跳得好不好?”小女孩问。

  “好……太好了。”我们鼓起掌来。

  她们羞涩的笑笑,“你们会唱歌吗?”

  “会……”燕子姐提议说:“我们给她们唱首歌吧。”

  于是我们便唱了一首《朋友》,那时好像也就只会唱这首流行歌曲了。我们唱完之后她们也笑着鼓掌,之后她们神秘似的说:“你们知道吗?我们也会唱汉语歌呢。”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03:23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