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回复: 0

荒城故事

[复制链接]

1050

主题

1050

帖子

3216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216
发表于 2018-11-9 13:51:2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荒城故事












<共计3205字>

  

  

  荒城故事

  ——天晴

  

  

  在武侠小说里常会出现这样的字眼:“中原英雄辈出,藏龙卧虎,不可小窥。”我讲得这个故事也发生在中原,但故事里的人却不是英雄,至少,我是这么认为的。

  洛阳城旁,郊区。在水泥森林中,这里少了喧嚣,添了几多恬静,恬静是被它给予的。它,就是我所在的大学。大学,顾名思义,占地当然很大很大了。但是因为一向被圣贤或清高人士看不起的那些花花绿绿的票子而被迫停工 ,仅留下寥寥落落的几处建筑,在如此空旷的场地上显得格外孤独、寂寞。远处,杂草丛生。偶尔,你会看到一辆汽车飞驰而过,而后尘土飞扬。所以在我进入子后不久的日子,我戏称它为荒城。“所以说,经济问题搞不好,一切都是问题

  了,一旦把经济问题搞好了,其它的就不算大问题了。”一位朱爷爷曾经在电视上这样说道。

  荒城里住着一群人,一群二十锒铛正值青春的人。他们(她们)充满理想又极爱幻想,对这厚厚的书本通宵达旦,却因一句“有用吗”而 被驳得哑口无言。的确,没有人知道这些将来是否会被应用,我们几个人就混在其中。我想 ,我们是有些例外的,但却也没有例外到被这场游戏 踢出局的窘境。就像在一个狗圏里 ,其它的狗都在绕着顺时针转圈,而有几条狗却逆道而行,久而久之,这几条狗发现周围的目光越来越尖锐了,于是无奈随大多数同类了。中国加入了 WTO,举办了世界奥运会,跟随世界大方向的脚步越来越近了,更何况我中科医院曝光们这几条狗呢?

  2月14日,情人节 。在不属于我们的日子这一天,开学了。

  当小壮和至尊宝从千里之外赶来时,我们其余五人已到学校了。待行李被安置好,收拾妥当 。我们便带着一颗红色的心和红色毛爷爷朝着红色革白癜风诊疗康复命根据地--红磨坊出发了。它虽然与一名知名歌舞剧电影同名,但其中的内容却大相径庭,只因这里的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小饭馆。里面的菜 虽比不得山珍海味,但也会让你在酒后呕吐之后,对着一片狼藉摇头感叹:可惜了,银子啊,都是银子啊!

  校门口,到处都是 玫瑰花与一对对出入成双的恋人,甜蜜的笑的确让人羡慕,但不会在我脸上表露出来。

  “你看看,好像一辈子没有见过玫瑰花一样,还死贵!”至尊宝指着手捧玫瑰的形色男女,满脸不屑。

  “ 想要吗?”往日嬉笑的狼突然很深沉的从口中蹦出一句,他也不管答应与否就买下一朵玫瑰塞在至尊宝怀里,头也不回的走了。狼有心事,而且与玫瑰花有关,我猜测。难道他的爱情鸟飞走了?爱情,会让人很心痛,尤其在这个年纪,发生在这样的日子里。

  饭桌上,人人都很高兴。不管是真心还是做出来的,气氛还算融洽。饭足之后,酒也该上来了 ,我们通常是在填报肚子后才会喝酒的。老A说过,空腹喝酒伤胃,而且浪费粮食,因为饭菜放进嘴里也会被打卷的舌头送出来的。“道长,说句话啊”老A吐着烟圈说。我站了起来,环顾四周,发现每个人的眼神变得都有些不一样了,不管了,每个人都会有烦恼,而有些烦恼是要自己扛着,独自撑过去的。今朝有酒今朝醉,我顺势将酒杯举过头顶,大声说道:“愿我们福寿名利与天齐,事业爱情双丰收。”一饮而尽 。杯杯相碰,酒水洒落,在酒杯碰撞与笑骂声中,饭终于吃完了。

  回来的路上,我摇摇欲坠,我们彼此搀扶着,勉强走着直线回到了宿舍。

  沉默、寂静。躺在床上的我享受着这份难得的安宁,酒精在胃里翻腾着,很难受。我本想将痛苦溺死在酒里,但现在看来好像失败了,那该死的痛苦却学会了游泳 ,使劲的折腾。因为,在我闭上双眼的时候,又看见了离我远去的双人鱼了。

  “道长,要烟吗?”老A 点燃嘴里的香烟问我。我没有回答, 没有回答往往就是默认了。我用右手中指与无名指夹着香烟,在黑暗中隐隐约约看见冉冉的烟气,周围的一切透过烟气映入我的眼帘,变得模糊不清,心灰意冷之时,我想起了朴树的一句歌词:这是一个不能停留太久的世界。

  已是凌晨,这本是人最困的时候了,而我的眼睛却更明亮了,没有丝毫的睡意 。四周很静,静得有点可怕。这让我想起五岁那年的一个晚上,我独自一个人在漆黑的屋子里哭喊着爸爸妈妈却无人回应,那种歇斯底里的哭喊,拼命的求救,仍无一人援手,绝望的双手使劲勒紧你的脖子,游丝一样的无助遍布全身,它们钻进你的耳朵、眼睛、鼻子、嘴巴、一丝一丝的渗进你的皮肤,理不断,扯不清,等待到最后的只有死亡。我讨厌这种感觉!!!它每次来袭都会不战而胜,而我,只有落荒而逃。这时候,我很想有一个人能够陪在我身边,伴我左右。

  “睡了吗?”我轻声问。

  “没有!”他们齐声回应。之后,又是沉默......

  “哎!道长,说个谜语给你猜。”至尊宝笑问。我吐出一个字,好,他又继续说着。从前有个魔鬼,死后见到了上帝,上帝问你下辈子愿意做什么。魔鬼想了想说,我好色,所以我想和女人有肌肤之亲;我又嗜血,所以我想隔段时间就可以有血液喝 。上帝答应了它,拂袖一挥,将魔鬼变了模样,你猜时什么。刚讲完,便滚在床上笑个不停。这个谜语,已经是个很烂的谜语了,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尽管是这样,我也没有说出。因为只有沉默话题才可以继续,而我也可以不用孤单的望着天花板了。

  “你真他妈恶心!白癜风早期能治愈吗”和尚笑骂道,并且摇头补充一句,没文化,真可怕。大飞猛然将被褥掀开,坐起来指着和尚说,装逼招雷劈 ,小心点啊。小壮接过话头,“妈的,人家是绝缘体,头上还顶着避雷针的。”大飞无奈,心急之下,脱口而出说,老子我用斧子劈!

  哈哈哈哈哈哈......宿舍内笑声乱做一片。

  时光依旧流转,街道依旧太平。地球并没有因为我的难受而停止转动,美国也没有因为猪肉的涨价而停止对伊拉克的进攻,我也不会因为小壮找不到 内裤而下楼给他买一条回来。虽然在我心情不好时,我通常会请客吃饭,所以它们常说,只要我不高兴,他们的生活水平就达到小康了。一群白眼狼,我常常说。

  老A年长我们几岁,有着一副还算成熟的面孔。他常常穿一件米黄色的西装外套,左肩挎一个黑色的公文包,但下身却是牛仔裤配篮球鞋,这身行头让我想起搞的骗子,不上档次。最近,他与小壮参加了一个辩论赛,获奖了。每人颁发一个证书,外带一瓶飘柔洗发露。老A 回来后,气不打一处来,说嘴皮都快要磨穿了,只这点东西,说是给钱,到现在也不见一毛,狗日的 ,学校得好好搞搞经济!“对,是得好好搞搞。”小壮掐灭烟头,又点上一支。袅袅烟气与空气亲吻,然后被窗口的风吹散,消失的无影无踪。

  一日下午,狼从外面回来,推开门,扔下一句话,晚上唱歌去。丢下一脸不解的我们,走了。我们并没有推却,也没有问,因为近日一直沉默的他终于主动说话了。

  包厢里,歌声不断 ,狼手中的麦克风一直没有闲着,人声鼎沸,歌声嘈杂,只有一个陌生的女孩在角落的沙发上沉默着,她的眼睛一直盯着屏幕,偶尔拿起桌上的啤酒轻轻的抿着,事情,我们已心知肚明。

  夜晚,凉风习习,我们肆意的享受着难得的清风,在享受中我们又一次因旷课而被老师记过。女孩坐车走了,出租车吐着尾气,驰向前方,离我们远了,然后,又更远了。我们就这样走着,看似悠闲的走着,一直走着,身后留下一排浅浅的脚印,里面盛着我们的青春往事。

  日子还在继续,时光在不经意间从指缝间潺潺流过,轻轻柔柔,好凉......

  有时候我会问,这样是不是颓废,没有人回答。

  飞鸟掠过,划过寂静的天空,尖锐的叫声久久回荡在耳畔。阳光透过树叶间缝投射在地面,被分割成一块一块,凌乱无章。

  和尚的网站开始赚钱了,尽管少的可怜至极,但毕竟是一个新的开始,我的稿子已经寄出去了,剩下的只有静候佳音了,至尊宝仍会每天讲一些笑话听,大飞仍会锲而不舍地发短信给女孩到手机显示电量不足,狼又有了新的目标,小壮也有了新的内裤,老A继续穿着那身行头。我们就这样乘着青春的列车,在大学的轨道上呼啸而过,偶尔会有一点风从窗口吹入,但再也不会轻易的将心中的湖面荡起一圈圈的涟漪。不知是习惯,还是麻木,但路必须得朝前走,走过青春的路灯,看影子慢慢被拉长又缩短,然后消失......

  

  联系方式:568026665@qq.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21 09:36 , Processed in 0.1560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