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3|回复: 0

【梦里仍知身是客!且自贪欢】

[复制链接]

965

主题

965

帖子

2951

积分

金牌会员

Rank: 6Rank: 6

积分
2951
发表于 2018-11-9 14:45: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梦里仍知身是客!且自贪欢】
  

  【梦里仍知身是客!且自贪欢】

  ——大风歌

  

  

  【梦里仍知身是客!且自贪欢】

    

    

    

  到现在,我也欣然认为毛毛那五个宝贝的降临时间如此蹊跷,主要就是为了等我回来。

    

  毛毛是我客居他乡唯一的精神伴侣。自从三年前我看着她和她的其他五个姐妹兄弟降临人间后,我就没有和她分开。

    

  走进房间,习惯的叫了声毛毛,听见毛毛一声异样的回答,下意识有谁知道宝宝腿上有个白斑是白癜风吗的望向她的窝,顿时思绪一片恍惚,就知道盼望以久的幸福降临了。

    

  毛毛眼睛中影射出痛苦,平日里俊秀的脸上有点点血迹,半依靠在窝边,腰部一片模糊血迹。身边有一黑一白两个三厘米左右的小小生命,哆嗦着互相依偎,我轻轻的用手触碰他们,身上很湿润,显然刚刚来到人世。毛毛发出痛苦的嘶叫,我只能安慰!关灯并悄悄走出房间。给毛毛一个安静的空间让她继续那伟大的使命。

    

  我可以确定,小猫降生给我所带来的思想的焦虑与行为的紧张,就有如是我自己的亲生孩子降临一般。久为人子,十年漂泊,使我对亲情有着别人难以体会的理解与眷恋。我无法抑制自己的情绪,我无法让自己安静。我悄悄的走进房间,再次发现了我生命中多了两个精灵。

  我忘了以后的事情,因为欢乐总是短暂,所以记忆也总是容易磨灭。毛毛共生下五子,三个白的,两个虎皮,有趣的是两个虎皮居然脸上和身躯的花纹是一样的,我不确定在猫的世界里是否也有双胞胎或龙凤胎。我思量着将来我的房间里不在静寂,我发誓,我让她们永远在一起。

治疗白癜风最好医院解析巧克力常识   

  要去深圳转道我这里停脚的母亲叫嚷着要给人,漠视我的一切借口。“你都养不活,还养她们?”“看着吧,将你的屋子拉的满地屎”“到别人家比你这里享福!”自己的心情自己感受,我就知道,我不能再让毛毛继续我的孤独。我也知道我能给她们幸福。至少我能给动物自由。

  我讨厌人擅自的将动物的本性磨灭,视其为禁脔,却灌之以爱的借口。我讨厌某类人的伪善,将动物奉之为祖宗,却对人刻薄成性。我讨厌有些人将权利欲望强加在动物的身上,期望她们能善解神意,借以鄣显自己的如何。我更讨厌叶公好龙、喜新厌旧之流。虽然动物们和他们在一起衣食无忧,但我不认为那就是幸福,因为我坚信,“衣食无忧”无论在那个世界里都不代表幸福。幸福更多的应该从精神的意义上来阐述。

    

  毛毛的身体看来安好,除了生育的疲惫。五个小家伙身体还算硬实,也蛮安静的,不似她们以前的哥姐们,除了有些笨。有些时候找不到妈妈的奶,我就尽尽爱心,并和她们罗嗦一会。

  毛毛妈是只纯种的波斯猫,雪白长毛,一只黄眼一只蓝眼,样子算不得富贵,但是秀气异常。毛毛外表柔顺,实则性情刚烈。早先我养的一只德国黑盖总是欺负她,平日在院子里满哪追她,她一般总是以闪为先,但有时跑不掉,却会回身反击,啪 啪 两抓,两道血痕抓的黑盖呆立当场。而她的哥哥被黑盖抓住后,则畏缩一团,我常以毛毛此壮举与朋友笑谈。有时搬家,毛毛也必须要适应新的环境,外出归来时总发现她的额头有大块血痕,比较惨。但最后总是能找到几个护花使者,有时还将她送回来。曾多次发现过非常大的黑猫护驾,在人的审美观里比较丑陋,但妈妈说:“毛毛总是喜欢酷的”。我晕!

  自己的日子里,毛毛陪我度过,我睡她睡,我醒她醒,那怕我睡一天一夜,俨然就是我的伴侣。

    

  我总喜欢一句话来概括某些人的突出行为,话不雅,但是实话。“武大郎玩夜猫子——什么人玩什么鸟”。物随主性,我总以为动物的性情和思维是随着环境变的,如果是家畜,那么也就是随着主人变,因为我总是认为人的脑电波能同化动物的,我总以为毛毛的可爱固然是因为她自己的基因,但更多的是随我。比较厚颜,但是我坚信我的观点。

  很多人老人说属虎的不能看猫生猫仔,否则猫会吃了猫仔或搬家等云云,也有身边的朋友言自己的亲属就是属虎的看猫生仔后,猫真的如何如何。但是我却看了不只一次及不只一只猫生育,最后我对自己及别人唯一的解释是:猫让我看是因为,我很善良。

    

  在这失眠的夜里,套用李后主的词,“梦里仍知身是客,且自贪欢”来感谢带给我欢乐的毛毛、我生命中的精灵。

    

  毛毛慵懒的倚靠在窝里,任由宝贝们在她的身上贪婪的获取。每逢我注视她并呼喊她的名字,她报以激动的嘶喊。不是很懂,但是我依稀感觉那嘶喊有些许的骄傲。

  每天毛毛除了必要的食物补充和排泄外皮肤患有先天白癜风能治好吗,几乎都是在窝里和孩子依偎,你不得不钦佩母爱的伟大,偶尔会听见小猫在叫,那么不是毛毛变化姿势压疼小猫以外,就是小猫们在抢奶,开始最初的竞争。

    

  小猫们都安然度过了生命中最初的危险时刻,猫儿的眼睛是在出生后七天才睁开的,没有睁开眼睛之前,生命脆弱的很,很多时候都被粗心的妈妈压在身下窒息而亡!有时小猫在睡觉时身体有不规律的抽搐,我以为:那是上辈子仍没有忘掉的某些影象在她们的脑海里回荡,可能是悲、可能是喜,仍给她们以灵魂的触动!妈妈曾说:“人要做九世好人才能投胎为猫”警告我们不要欺负猫儿,我不以为然。现今看来猫的世界的确幸福!妈妈的话也真的有道理。

    

  毛毛在怀孕的日子将自己的卫生搞的很脏,本来好端端在暖气上睡着,突然又跑到地当中一躺,谁也不论。我以为那是肚子中的生命太多,热量太大,她在为自己及孩儿冷却。没有几天的时间毛毛的身上就满是灰尘,尤其是腹部,我有心勤快的帮她搞搞卫生,但是又怕惊动了孩子,就此由她!小猫降生后的某天,我突然发现,毛毛腹部的所有灰迹都不见了,略一思索,一定是小猫在吃乳的时候噌在自己身上,然后毛毛在为将小猫收拾卫生、情深舔犊的时候再把灰尘吃掉。我服!

  基本上小猫在出生的一个月里,小猫们的所有排泄物都被伟大的母亲吃掉。当有人动过小猫后,母猫也会将小猫的身体全部舔一遍,大概是害怕人类的细菌或者是猫儿的气味丢失之类的吧。

    

  两个星期后小猫们不再贪婪的补充睡眠和食物,更多的时候是以各种姿态在窝里睁着眼睛沉思,很是有趣!傻兮兮极了。

  四个星期后小猫就开始进行所谓的体能对抗、技能训练,非常讨厌,常常将人在甜美的睡梦中吵醒;时时刻刻的准备从囹圄中逃脱,看看外面的世界。一旦爬出囹圄,肆无忌惮的探索,和妈妈抢夺食物、彼此撕扯、追逐跳跃、当街睡觉,假想家中的所有事物均为敌人;至此,猫儿不再属于某人,我的安静也不复存在!

    

  你可以想象身边平白多了五个生命与你朝夕相处会是怎样的情形?!固然有诸多的准备,但是仍有更多的不习惯!小猫和小孩子并无太大区别,相同的是:都是生命;都很可爱;都有强烈的破坏欲和同是噪音制造者。你需要抽调出许多时间来教育他们什么可以、什么不可以。你还需要抽出许多时间来适应这样的噪音、那样的破坏。比较痛苦!

    

  当她们模样各自有了明显特征的时候,我开始给她们起名字了。

  老大瓣瓣,后改名老雪。雪白短毛,身躯修长强壮,桀骜不驯。两只蓝色的眼睛无论在什么时候都散发着冷漠的神情,见过豹的眼神么?瓣瓣就是那样。每天打架最凶就是他,我几次看见他将弟妹咬的大叫。甚至一次将牡丹叼在嘴中,任由牡丹喵喵,在我面前炫耀!最近他最先学会顺着我的腿爬上来,然后开始睡觉。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老二珍珠,长毛钢丝发型,目前还没有发现鲜明个性,只是在地上跑动的时候,你只能看见一个毛球在滚动。以我看属他最是厚颜,明明牙口已经非常好了,但是还是在有时候去吃奶,当然他母亲也同意。

  老三老四是左左和右右,虎皮长毛双胞胎,性情温和,能吃擅闹。经过确定,他们的模样的确没有不同。眼睛都是出奇的大,非常好看。从远处看他们的跑动,黑漆漆的,感觉就跟狗熊一样。

  老五牡丹,名字的来源仅是因为她全身雪白,惟独头顶有一块黑色的毛,那就牡丹吧。个头身材娇小,性情最是温和,但是如果你和她闹,咬人最是凶狠。你可以随便的将她放在手中,她毫不在意。

    

  他们开始白天睡觉,晚上游弋。我很痛苦他们将房子中的每一个地上的细微物品,都能玩的惊天动地,吵的我死去活来!有时甚至是他们将我“熏”醒!有时一觉醒来,看见他们在妈妈的带领下在我的窗台下夜色中矩阵一趴,俨然护卫他们的领地一般。爱情继续着,工作忙碌着,生活前进着,我欣然以为张大民的“幸福”在我的身上重复着……

    

  老子有理!真的是“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倚”,世事难两全。在五月横行的一个日子,那个我曾对着她唱“不再让我孤单”的人与我分离,生命中我再次孤单!我越发的将失落的情感寄托在老雪身上,安慰我无时无刻不悸动的心灵!任由他有点点的恶劣的行为在我眼前发生,每天下班后都要抱抱、亲亲、训训、闹闹,以慰裂心之苦!!

    

  我将他们的影像留在眼前,免得的随岁月流逝。我的电脑桌面就是我那五个可爱的宝贝的图片,有小憩的、有帮人输理毛发的、有凝望的娇憨可爱。同事禁不住可爱,分别和我约了四只,忧郁再三,我坚持捍卫我对毛毛的诺言,不再让她孤单。我决定去买四只送给他(她)们。嘿嘿

    

  睡梦中我感觉夜里很静,不似往日。我听见毛毛的呼唤声从远处一直移动到房间中,随后一声“嘤咛”,她又跳出窗外。我遂再拜周公。

  我醒了,我感觉我的腿部有个物体,我起身看是牡丹,我将她抱在枕边,我又睡去。

    

  直觉让我睁眼的第一件事是看床下,只有毛毛和牡丹,我疯了!!!!

  我想怒骂毛毛,就是因为她每天半夜都呼唤他们出去的,毛毛的神情很是萎靡,她似乎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也伤心,我没有理由再骂她!

  父亲的反映在我看来无不妥,他比我冷静。我根据夜里的安静我判断,老雪、左左、右右、珍珠是别人那食物引诱,然后用网捕捉的,因为他们非常惧怕生人,但因为我没有听见丝毫的声音,一切都是猜想,于事无补。

  我仅仅希望他们是困在某个角落等待夜色,然后再回家!!

    

  爱情不是生活的全部。老雪、左左、右右、珍珠也不是我生活的全部。生活是生存,但他们却又时刻和我反复纠缠、却又让我如此的纠心刺骨的牵挂……

    

  有多少过去可以杀死未来?!太阳照样升起?!……

    

  【写篇文章缅怀逝去的日子】

    

    

  

  联系方式:(电话)010-64855194|(Email)bouking@263.net|(OICQ)6315726|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02:21 , Processed in 0.1404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