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回复: 0

她和她成了遥远的梦境

[复制链接]

1090

主题

1090

帖子

3332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332
发表于 2018-11-9 15:01:0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她和她成了遥远的梦境
  “一个离开了人世,一个带着永远的伤痛不再回来,两个人我都无法补偿,她们让我愧疚终生,我将以无尽的痛苦来为灵魂赎罪,这就是我的结局。”穿着一身黑衣的阿敏伏在桌上,极为悲痛。看着他,我心里却异常平静。

  

  

  

  其实阿敏讲述的故事,结局应该是令人震惊和惋惜的,可是要知道那些悲苦辛酸的结局,大多是命里的不幸,而有一些却是由人一手导演的。阿敏的故事两者兼有。

  

  

  

  她和她成了遥远的梦境

  ——非无

  

  

   珏,她就是一个让我永远猜不透的人。我与珏认识在2001年3月那个春暖花开的季节里,那时候,我在广州一所中学教习高中语文,珏便是我的高三学生。当时,我大学毕业也是不长的时间,意气风发,好像迫不及待要把自己的才情抱负通过一个小小的讲坛全部传达出来一样,却并不留神自己会在学生当中留下什么印象。

    

     珏是一位柔若轻风的女学生,我知道她,却不知道她在凝神注视我。她很沉静,眼神常常带着忧郁,这一点给我留下比较深的印象。有时候,我会关心地问一下她,而她最多也就是淡淡一笑。在我眼里,她只是我所有学生中的一员,没有多大区别,尽管学生们有这样那样不同的特质,而他们都只是一群不曾长大的孩子。

    

     几个月后,我得知番禺某事业单位招人,便去试一试,最后通过了考试,他们录用了我。我便辞去原来的工作去了番禺,也没有向很多人辞别。

    

     不久后的一天,我接到一个电话,对方不是别人,是我原来的学生珏!我惊讶于她如何找到我的电话。她说她毕业了,想到番禺找我。我说行,她便过来了,并住在我那里。

    

     再见到她时,她还是那样安安静静的,一般人见到熟人时都会表现出久违后的兴奋,而她却没有,话也不多,所以我猜不透她的真正来意。

    

     珏,她就是一个让我永远猜不透的人,尽管我们以后成了最亲密的恋人。

    

    

    

    

    

  她身上那种淡淡的忧郁气息,能在我眼里产生一种美感

    

    

    

    

    

     珏找到一份工作,可由于身体不好,做没多久便回来了,留在家里休息。而我,每天都上班忙碌,下班就回到被珏收拾得十分干净舒适的房子,尝到珏为我做的一顿香热美味的饭菜,我心里便有几分踏实和一种幸福感。

    

     我问珏为什么要来找我。她说因为我是她老师,她懂老师,也喜欢我这个老师。

    

     我第一次听珏的心里话,觉得意外又不意外。学生仰慕老师是常有的事,但像珏这种清楚知道自己想法的却很少。珏是个灵秀的女孩,她身上那种淡淡的忧郁气息更能在我眼里产生一种美感。她十分安静,从不吵闹,使我内心常常感到宁静。我们对彼此都有好感,不用很长时间便走到一起了。

    

     后来,珏想换一个安静点的生活环境,觉得当时生活工作的地方太过纷扰,她很不喜欢,劝我到别的地方发展。我本是不愿意离开的,第一,我当时的工作不错,也来之不易;第二,对于我们这些异乡漂泊者来说,哪儿还不是一样?自己总像一块浮萍,漂来荡去。而她还是坚持想走,我尊重她,走就走吧,也无所谓了,哪儿还不是一样?想到中山有一个同学,联络好了,我们一起来到中山,一切也从头开始。那是在2002年初。

    

     我努力工作,整天在外面跑业务,比在广州的时候要辛苦得多,但虽然如此,每当回到家中见到珏,我心里就会很踏实。因为有珏,我总觉得上天并不薄待我。生活不管怎样,总有一处是可以给人以安慰和信心的,珏就是我的安慰和支持我奋斗的精神支柱。我甚至在上班和下班的时时刻刻,都在重复着只有自己知道的誓言:珏是我一生一世的伴侣,我们恩爱相偕,惺惺相惜,我们将来会一起拥有结婚后浪漫的生活,有我们可爱的孩子。

    

    

    

    

    

  慢慢地,我觉得珏不仅在折磨自己,还在伤害着我

    

    

    

    

    

     珏的身体一直不好,有段时间,她常说头晕,我便带她去医院检查。就那次检查使我们大家都蒙了,珏被查出有先天性心脏病,医生告诉她不适合结婚,更不能生孩子。这无疑是一个晴天霹雳,我心情很复杂,不知所措。珏没有说很多,相反比原先更沉默了,我知道她很痛苦,这样的结果对每一个女人来说都是一种残忍的煎熬,可是她并没有把内心的苦痛发泄出来,而是自己默默地忧伤。晚上睡觉时,我知道她背对着我流泪,忍不住总有几声低微的啜泣。我心痛地问她,她总摆开我,一言不发。
节段型白癜风引起头发变白能治疗好吗
    

     面对珏低落的情绪,我很焦急,总希望能找到什么方法来安慰她,让她不要难过。我对她说我爱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和她在一起。我还向她求婚,以表示我的决心和诚意。那天,我对珏说:“小珏,我们结婚吧!”她听我这样说,只呆呆地看着我,顿了半晌之后,又默默低下头;过了很久,她再次抬起头来,已经是泪流满面。她拒绝了我。我紧紧抱住瘦弱的她,苦苦哀求,最后竟是没能打动她一丝一毫。她向来很倔强,我知道她这样做是不想连累我,她爱我。但是,珏,你知不知道,我也爱你,我应该怎样做呢?我默默对自己说,不管我和珏能不能结婚,我都要照顾她一生一世,在我心里,珏早已是我的妻子,只缺一纸婚书,她是我一生的义务和责任。

    

     可是愿望归愿望,生活总不会如你所想的那样去安排,自从珏得知病情以后,我们的生活就开始蒙着一层阴影。珏依然不会吵闹,家很安静,却不平静,因为女主人的心不安。我也再不能感受到过去一到家那种温馨,相反却是冷冷的,珏的忧怨的眼神总能使我不安。慢慢地,我觉得珏不仅在折磨自己,还在伤害着我。

    

    

    

    

    

  所有后来的结果,都让我想不明白老天为何要作如此安排

    

    

    

    

    

     就在这种情况下,我遇白癜风疾病发病部位常见的是哪里到了另一个人,不说也知道是一名女子。她叫颖,一位与珏的性情完全相反的女子。所有后来的结果,都让我想不明白老天为什么要作这样的安排,让珏、颖和我三人都陷入了无限痛苦的深渊。

    

     20白癜风患者如何缓解心理压力02年初夏,因客户欠款,我不得不前往广州。我在广州一呆便是十几天,那客户不是说没钱就是避而不见,我急得快发疯了。偏巧,我妹妹要从家乡过来,叫我去火车站接她,我只好去了。在火车站一个保安亭附近,我发现一个女式手袋静静地躺在地上,感觉多少有点奇怪,我犹豫了一下便过去捡起手袋,打开检查一遍,发现里面有一些证件、一台手机、一个钱包和其他物件,钱包里还有6000元钱。我把手袋带在身上,心想等失主打电话来便还她。

    

     果然,过了些时候,袋里的手机响了,是一个女人。“我是机主,袋里的钱物全给你,把证件还我吧!手机也给你!”那个人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生怕我会关掉手机不理会她。

    

     “明天下午4点在天湖饭店门口我等你。”我说了这么一句,说完便关了机。

    

     第二天下午4点,我如约出现在饭店门口,看着来来往往的人,猜测着即将见面的女人的模样。忽然,我看见一个正在四处张望的女人,我想可能是她了,便走过去。当我们四目相对,她愣了一下。

    

     “请问你是失主吗?”我问。

    

     她礼貌地点点头。让我意外的是,在这种情形下,她很平静。

    

     “还给你,请清点一下,看是否少了什么东西。”她接过包,微微一笑:“你都这样说了,还用得着点吗?”

    

     我也笑了,为她的聪明也为她的豁达。

    

     “很重要的证件,幸亏你还给了我,真不知该怎么谢你。”

    

     我摇摇头,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说完,转身欲走,她马上拦住我,说:“不行,我从不受人恩惠。”她脸上透着坚决,看来是一个好强的女人。

    

     她想了一会儿,便说:“这样吧,今天端午节,我不想一人单过,我请你吃饭,如蒙赏光,就算谢过。”

    

     那天,我们谈了许多,从童年趣事到少年迷茫再到成年奋斗,我恍若又回到了当年那雄姿英发、乐观开朗的年代。我发现,我们俩人有相似的爱好和情趣,这让彼此在短短的相识中便有一种默契。我竟有一种与老朋友相见的熟悉和无所拘束的感觉。不觉中,我向她透露了我此次广州之行的目的,没想到她说她有办法!

    

     三天后,她通过一个朋友帮我拿到一大半欠款,我不胜感激,那种感觉大概跟她找回失物的感觉差不多吧。我问她是用什么办法为我拿到欠款的,但无论我怎么追问,她都避而不答,为此我一直感到迷惑,我甚至猜测过她是否为了报答我而自己掏出钱来。

    

     经过了这些事,我们已非常熟了。她拉着我去蹦迪,领我去尝各种风味小吃,去兜风、去钓鱼,还到公园游乐场去玩碰碰车,进那“惊险城”……我们像两个大孩子在尽情的玩耍。我那一段时间以来的压抑和愁闷,在这一时间仿佛都发泄掉了。

    

     马上就要回去了,临别,我请她吃饭以示谢意,不为她帮我追回欠款,只为她给我的欢乐。也许想到分手,我们都有些惆怅和不舍,不免也多喝了几杯酒。朦胧中,我握住颖的手,真心地对她说:“谢谢你,阿颖!有空去中山,我带你去孙中山故居。”

    

     “保重……”她也紧握我的手,眼里充满深情与依恋。

    

    

    

  她不出现,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内心藏着这样一份感情

    

    

    

     第二天,我离开广州回到中山。离家二十多天,等待我的依然是珏忧愁的面容,虽然她依然沉静,依然把家里收拾得很好,但我总觉得屋里缺少女主人的热情。我热了的心又冷了下来,欢乐不属于我,广州的快乐只是昙花一现。

    

     正在我认为我必须认命,已逐渐忘了广州之行时,一个电话打来,是颖,她的声音洋溢着喜悦,她快乐地说:“明天早晨到汽车站接我。”我一阵惊喜,呆在那儿,电话也忘了搁下。我真的想见到快乐的颖,她不出现,我还真不知道自己内心藏着这样一份感情。

    

     第二天,当穿着长裙、用手绢扎着秀发的颖迎着我走来时,我感到了自己剧烈的心跳;但我很快又压制住自己,对自己说除了珏以外,我不能去爱任何女子,我和珏的感情是最深的。所以,我跟颖总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在我心里,我只当她是一个最要好的朋友。

    

     颖对我却很热情,此后常来中山看我,我知道她对我有意思,我却表现得很被动,每一次都是她主动来中山找我。

    

     去年中秋,我和珏正在吃月饼赏月,颖打电话来说已经到了中山,叫我去见她,她说她很想和我一起过中秋。我有点为难,可人家已经来了,最后我向珏编了个与朋友喝啤酒的借口。

    

     见到颖,她还是那么开心,对着圆圆的月亮,她说希望和我在一起。看着月光下这个对爱情充满幻想的女人,我心里非常矛盾,不知该如何是好。那天晚上,我没有回家,人有时候并不了解自己的行为举动,做了的事情或许是自愿的,但事后又总觉得不是自己的意愿。

    

     我在半推半就之中算是和颖开始了一段情缘。我不清楚自己的想法,但总觉得自己很软弱,没能把持得住。无可否认,颖有她自身挡不住的魅力,热情、开朗、直率、坦诚,可是与她在一起,我老是心不在焉,自己好像在被她牵着走。实际上,我是心虚和内疚,总会想到珏那忧怨的眼神。

    

    

    

    

    

  两个女人都成了遥远的梦境

    

    

    

    

   请问手背上有白点是白癜风吗 

     2002年结束,迎来了2003年春节,所有人都沉浸在欢乐的气氛中,我却觉得无比孤单和萧索,在两个女人之间来回,我累极了,而内心的挣扎却越来越强烈。2月里的一天,记得我和颖来到清溪路岐江河旁,颖对我说:“我累了,我想结婚。”我的第一反应是:“你要和谁结婚啊?”我好像想都没想过是自己,在我心底,除了珏我是不会跟其他人结婚的。颖非常爱我,她需要一个温暖的家,一个属于她的男人,还有一个孩子,而这些都是我没法给她的。我觉得事情忽然间严重起来。颖急了,她让我必须选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03:00 , Processed in 0.1092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