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scuz! Board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查看: 2|回复: 0

一路仰望

[复制链接]

1006

主题

1006

帖子

3080

积分

论坛元老

Rank: 8Rank: 8

积分
3080
发表于 2018-11-9 17:37:1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一路仰望
  外面好像下起了小雨,我想,下一站旅程,又将会是怎样的一个开始?

  

  一路仰望

  ——黄昏

  

  

  2008年,年末。

  腊月23,晚上十点一刻。

  深圳,罗湖火车站。

  我提着一个不大不小的行李箱,从337路大巴上下来。朗朗跄跄地,蹲在路边开始呕吐。其实不是我晕车,只是因为在从沙井到罗湖的这两个小时的路途中,一件倒霉的事情发生在我身上。我因此想想,本命年已经过去了,这又将是一段生活的终结,我怎么又遇上了这样的事情。事情大概是这样了,车子在行驶,车上站的靠的挤了很多人,一个喝多酒的男子将自己摇了很久的脑袋转向了我,理所当然的,就吐了我一身。本来我在上车前也喝了少许的酒,但是我忍住了五脏六腹内翻腾的东西,连着怒气,很绅士地很平静地用纸巾擦干净了那些东西,然后就将目光转向了窗外。隐约间,我听到那男子说,让我坐好吗?……让我坐坐好吗?我就装作没听到的样子,继续保持着我的姿势。其实我想,那时他肯定在心里骂我千百回了,他肯定福州市皮肤科医院哪家的治疗效果好在诅咒着我这个没有风度的家伙。我想,让他骂吧,至少比我站起身来或者衣服的某个部位还有一些曾属于他的东西在那么多人面前招摇好多了吧。我想,我一个人倒霉就够了吧,免得其他人也跟着不愉快。

  当337路大巴缓缓停靠在罗湖火车站外的广场时,车上的人争先恐后地往下拥挤,生怕赶不上时间似的。当然,我一下车就开始抛弃所有的什么绅士什么风度开始呕吐,完了又要可怜地擦干净我的不大不小的箱子,然后还有外套。这才径直走向火车站进站口的广场。

  人群熙熙攘攘地,来回移动着步子。我只转了一圈,就看到了一个很标准的帅哥扛了一个牌子:深圳---武昌 L742次 03:33开。我看到他的周围已经云集了很多的人群,于是也赶快靠拢了过去。我以最快的速度扫描了一圈,站在这里等车的人群中,大部分都是年轻人,其中女孩子最多了。只有偶尔一两个年龄稍长的人才会经过。

  “L742次 深圳到武昌的,跟我走,不用进站等的。”

  那个扛牌子的帅哥大声地朝人群吼着。吼完了就开始转身向前走了,当然我们也只好赶快紧跟着在他的身后,向前走去,并且跟的紧紧地,生怕自己跟丢了似的。走到了一片比较空旷的地面,那扛牌子的帅哥站了下来,又望了望,又走了两步,又站了下来,又望了望。才自言自语地说:大概差不多了吧。然后就对着我们大喊:“你们就站在这里吧!”说完就扛着牌子走了。我看了看人群,有好几堆像我们这样的,一群群在一起的。有的甚至几个坐在地面上,在玩着牌。有的或许是一家人吧,说说笑笑。有的可能是情侣吧,燕语呢喃。我也觉得两条腿快要伸不直了似的,于是索性也找了片地方坐了下来。

  时不时就会从眼前走过几个妙龄女郎,穿着超短裙,高腿靴。我看了看,周围几乎所有的人都至少穿着厚厚的外套,她们怎么就穿那么点呢?什么药治白癜疯最好呢怎么不冷呢?于是顺着她们出现的方向看过去,哦,罗湖口岸。呵呵,怪不得呢,就连老大爷也是穿条短裤,穿双拖鞋。呵呵,人家是从香港过来的吧,至少。或许是心境不同吧,人家是什么?游玩,度假。而我们呢?是可怜地回家啊,要回到一个很冷地地方去的。而这里呢,永远都不会有寒冷的。

  我看了看时间,已经23:35了,我们差不多在这里站了一个小时了,那位扛牌子的帅哥也陆续地领了好几批人来了。我只知道人群在不断地增多,我只感觉到一丝丝冷气在直逼体内,我只知道时间过的很慢,距离03:33还有那么遥远。

  到了一点多的时候,人群开始骚动起来。前面的人头攒动,后面的跟着拼了命地往前挤。就这样一小步一小步地往前挪动。从空阔的广场到XXX酒店的霓虹灯下,几十米的距离,大概用了半个多小时。前面的人群渐渐有秩序地从验票口走了进去,后边的人群仿佛看到了希望,也不再那么急躁。可是却要在走到检票口的时候,人群又开始谩骂,开始急躁起来。有的人从绿化带的护栏上边跨过去,有的用大手不停地拨动着前面人群地肩膀,有的被踩的惨叫,总之叫老子的骂娘的顿时都来了。前面扛旗子的帅哥眼看着没有办法了,突然间就来了数十个穿着军装的警卫,两个一叠就从人群中刹那立了起来(一个踩在另一个的肩膀上),然后就开始大喊大骂。可是人群似乎并不埋单,继续着自己能力所及的事情。

  “L742走错了,L742跟我这边走…….”就在人们挤的最厉害的时候,一个声音通过喇叭飘了过来。于是人群又改变了方向,跟着喇叭的声音冲了过去。呵呵,结果很简单,我们还是走回了自己的起点,又在那里开始了傻傻的等待,和守望。

  这时那些警卫也走了过来,对人群进行分组,分列,并嚣张地高叫着:你们走啊!怎么不走了!想干吗?要干多大我就陪你干多大!!!……一个警卫很霸道地站在另一个警卫的肩膀上叫嚣着。因为他没有人群高,所以只能拿两个来拼成一个了。你们饿了吗?想吃消夜吗?或者火锅?有吗?想吃的跟我来啊?另一个警卫在人群的缝隙间穿梭着,也不时地叫嚣着,生怕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干什么似的。

  站着等了那么久,我口渴的要命,可是却没有在出发前买瓶水带着,只能忍受着这种痛苦。何况,还要倾听那些绿衣警卫的恐吓,或者说是嘲笑。

  终于,在三点一刻的时候,人群终于按照一个个小小的队伍行进,一直到进了检票口,进了站台,到又拼了半天上了火车,找到车厢和座位。才松懈了一口气,才狠狠地将自己摔在了座位上。

  呵……

  当拥挤的人群都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后,车厢顿时觉得舒服了许多。因为连买了站票挤上来的人都坐到了卧铺的位子白癜风治疗效果咋样上去了,所以在我们所属的17号车厢里,并没有站在地板上的人。也难怪,这趟列车是临客,所以就把卧铺改了座位,一张原来卧铺的床上被分成四个座位,但却便宜了那些手持站票的人,而苦了我们这些原本很得意的人。因为那些人坐在了中铺,上铺,他们的臭脚就会时不时地伸出来一下,偶尔还会有一些物品掉落下来。也罢,不过20个小时罢了,就坚持吧。当火车缓缓开动的时候,我才将视线从窗外转移了回来。这才发现我们那片小小的空间里坐着的八个人,上面的就不是很清楚了。

  从他们的聊天当中,我很快知道他们都是湖北的,一个年龄大一点的是武昌的,我对面两个是麻城的,两个荆州的,一个孝感的,坐我旁边的是一个女孩,是黄石的,而我,他们也许就不得知我是哪里的了吧。呵呵。一开始都没有人怎么说话,只有我对面的两位,应该是夫妇吧,很亲密地,细声地说着话。再就是那为武昌的大叔了,他一根接一根地抽着烟,几个女孩子也就跟着不停地咳。

  我望了望身旁的女孩,望了望他座位后面的号码:20。我突然想起了自己的票是19号啊,而在网上买了这张高价票在拿票的时候那票贩说你旁边的也是从我这里买的。我这才想了起来,于是就轻轻地问她:你是在网上买的票么?

  她抬头看了看我:恩。

  是高价的么?恩。

  是一个男的卖给你的么?恩。

  是不是头发很长?是啊,很瘦的他。

  我也是跟他买的啊!是吗?她问。

  我说,是啊。他还告诉了我坐在我旁边的也是跟他买的。哦。

  是200么?是啊。

  嗨,没有办法了,76元的票被他卖这么多。是啊,有什么办法呢?

  于是我们就这样开始聊了起来,也消除了一些在火车上的郁闷和烦躁。聊的累了,就都闭上眼不再说话。她用手机在听歌,很轻的声音,不过我不确定她是否听的清楚,因为那声音确实很小的。时间就这样过着,对面的两夫妇开始拿各种零食开始吃了,那个黄石的女孩旁边两个也拿着水果在吃,那个孝感的男孩拿着手机在不停地把玩。而那个武昌大叔却靠在座位上睡的正香。我突然间就想到了一个名词:黄石的孩子。呵呵,是啊,我顿时为自己的这个想法而感到切喜。于是我开始给他们起着名字,武昌大叔,荆州夫妇,孝感男孩,麻城人,黄石的孩子。呵呵,当我分别给他们起完名字后,竟突然感到一阵愉悦。

  渐渐就天亮了,而我却渐渐进入了梦乡。

  听到手机的铃声响起的时候,我才从不是很舒服的睡梦中惊醒。拿出手机看了看,是三三发来的,问到哪里了,怎么样。呵呵,能怎么样呢。我合上手机抬头看了看,他们各自都在吃着自己的东西,而我呢,呵,却因为走的急忙什么吃的喝的都没有带,就这样眼巴巴看着别人的嘴巴一张一合。

  “你没有带吃的吗?”黄石的孩子边吃饼干边问我。

  “哦,哦,呵呵,走的急了,忘记了买东西。”我喏喏地说道。

  “哈,幸亏我买了两瓶八宝粥,我已经吃饱了,给你一瓶。”她说着就从包里拿出一瓶八宝粥递给我。我用手推了回去,“不用了,你自己吃吧,我不饿的。”我虽然有点饿,但还是装着一副绅士的样子。“拿去吃吧,别客气!”她又推了过来,于是我也就真的不在客气,拿起来开了盖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

  之后一群人都叫开了,这死车上怎么没有吃的卖啊。然后大家你一句我一句的就开始乱扯了,扯了半天却有扯到了等待火车的时候,以及对那些警卫的评价,呵,也难怪。当然,一个话题引开了,每个人就都想把自己的意见参合一些进去了。

  时间也就这样慢慢走着。

  武昌大叔也和我一样,就这样干巴巴地坐着,时不时探头到外边去望望。我想,他肯定是在爱找那里有什么吃的或者喝的东西有卖。在这期间,黄石的孩子外边那两人有离开一段时间,可能是去吹风了吧。武昌大叔不知怎么就借故坐了过来,问我们,你们去过香港吗?我们没有人回答,他就开始自己给我们讲开了。什么香港多美啊多么年轻啊,香港的人多么有修养啊等等,总之夸夸其谈西医药治疗白癜风。我用眼神观察了一下,黄石的孩子好像受不了烟雾的熏陶,好像有点想咳嗽又咳不出来的样子。于是我也起了身子,走到外边去站着吹了一会儿风。

  我回到座位上的时候,武昌大叔还坐在那里神侃,于是我就顺势让黄石的孩子坐到了靠窗我的位置,我就坐在了武昌大叔和黄石的孩子的中间。


  联系方式:(Email)botao-1983@163.com|(电话)13590243051|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Comsenz Inc.  

GMT+8, 2018-11-19 02:21 , Processed in 0.124800 second(s), 22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